那西北雨來時...

關於部落格
忽地天空堆起高大的雲山,
滂陀的雨瞬間而來,
隨即又是晴空一片,
只留地上處處的水窪,
映著剛露臉的豔陽....
  • 91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關於都市設計的一些實務或想法~之三

都市設計是都市開發的其中一環,在我們的行政過程,計畫部門、土木部門、水利部門、地政部門、環境部門、設計部門、災害部門….都會有參與的機會,如果說,那有這麼多部門、這麼多牽扯到的專家,那為何我們的都市卻變成如此,至少我們問:為何都市景觀是這樣,我的經驗告訴我,因為程序以及思考的慣性導致所有的結果也佔非常大的因素,我們總覺得政策的決定後,環境部門介入審查,然後計畫部門的審查與發布,接下來地政分割、土木機電進場,之後輪到都市設計,一貫的程序讓我們感覺如此的「流暢」,但是問題在哪裡?我們難道只能拿著最後面的出來的景觀結果,然後再去比對著國外人家的都市樣貌說,我們如此的不堪,我想就腦袋瓜而言,沒差那麼多吧!沒道理國外的規劃者IQ都是200起跳,我們就是50起跳,那,為什麼?

有些工作,一開始就先確定好各部門之間的連動關係,我想比之後一直想盡辦法補那張網還來的容易些,說白一點,計畫的階段,都市設計、地政、土木機電部門為何就不能一起進場呢?我們上課的時候,不一直談論著都市的紋理、都市的防災、都市的公共工程、都市的建築風貌….,這些為什麼都要等到土地使用計畫已經確認之後才進場,那時已然無法有更好的作為,就算你有多麼偉大的的理論、理念,只是….枉然。

從都市設計的角度來看,都市開發的最後景觀意象,必然跟隨原本開發這塊土地的目的內容相關,因此,在我們以「
ZONING」方式,預設這塊基地最後的開發結果,再去進行土地分區細分,是很一般的流程,我們還需要加入一些東西,也就是想到最後的開發建築及使用狀況,是否能夠跟我們預設的目標相符,往往,實際開發建築者或使用者的行為,會直接將原本的規劃目標KO,因此,規劃者要多看看環境跟使用者的問題,回饋到計畫與設計的開始,才有可能先解決某些問題,光是想直接用規定去做想像中的設計,恐怕落差會很大。

此外,我們可能要再回頭去想想的,就是我們原本那些行之有年的規定,是不是有所謂的問題,例如:退縮建築。需要退縮那麼多嗎?退出來的空間所有權還是一樣不屬於公部門,公部門作為一個社會機制的處理者又該如何管理呢?有什麼方式可以讓地主保有他的土地開發利益,又可讓計畫區達到所謂的好的設計規劃呢?這些問題又該如何回饋到計畫之初?

又例如:地區型中水或地區型滯洪池,我們的建築法有規定建築的中水,但是社區型跟地區型呢?在現在這麼強調水循環與滯洪功能社會意識下,如果都市計畫只是單純的做公園綠地、住宅、商業等區分,然後寄望計畫發布實施後,再去在都市設計規定作中水或滯洪規定,這樣會比在規劃之初,將工程、設計、規劃介面就相互討論怎麼樣的配置最適合這個地方好嗎?我想不太可能。

我們可能會覺得在計畫階段討論這些後續這麼細的東西很煩,但事實上我的經驗是惟有討論這些這麼細的東西之後,我們才會知道在過去以土地使用計畫為開始的介面問題出在哪裡?

再看看地籍分割這件事情,先想想我們要住什麼樣的房子,在台灣的一般鄉鎮市,我們住的大多是長方形的販厝,這種販厝的價格約在
400-800萬,至於更往上的價格,一般我們開始稱做豪宅,也慢慢才有不是長方形的房屋,過去很多人說,我們的街景就是這些販厝,就算是現在一些免設騎樓的蓋法,也還是販厝,我們回頭看看,販厝的形成,究係是我們非常能夠接受的樣式嗎?亦或是開發者或建商最能賺錢的開發方式?如果,第一個問題是否定的,那為何沒其他的方式使選擇?而只能屈就於第二個問題呢?我們另外再來看公部門對地籍分割的處理,老實說,一點創意也沒有,跟一般建商一樣,但是他們之所以做這種分割,前提是我們的土地細分方式出問題,為何就是深度要40-50公尺的分法呢?而不是30-40的分法,不同的分割法,就會有不同的地籍分割情況出現,也才有可能會有不同的產品出現。

都市設計,不是在創造高單位價值的商品,而是在形塑普羅大眾買的起、住的下、有品質的生活空間,都市設計,也不應該淪為區分有錢人、財團、地主與一般中產階級或小老百姓的工具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