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那西北雨來時...
關於部落格
忽地天空堆起高大的雲山,
滂陀的雨瞬間而來,
隨即又是晴空一片,
只留地上處處的水窪,
映著剛露臉的豔陽....
  • 9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正子照影

 為了精確判斷第幾期,有幾件事情要作,一個是正子照影,一個是骨髓抽驗,陳醫師找了一篇paper告訴我採取的療法以及淋巴癌的判斷處理方式,ok,聽起來很科學,跟我們在判斷都市計畫法令差不多。

俐靜阿姨叫我不要先抱任何期待,以免又希望落空,造成新裡受影響,但是我還是得祈求輕微一點。

下午由淑華跟信銘陪我,做完第一次後,淑華累的在休息室睡覺,她說她頭很痛,我想一定都沒睡好.....

我現在對這病還不是很懂,突然被要求住院然後開始作相關檢查,還是有些不能適應,家裏、工作還有一些牽掛,尤其是淑華,早在第一階斷的切片及斷層掃描時,我就明白告訴醫生,我還有兩個很幼小的小孩要照顧,希望他排的時間能夠盡量不影響生活,然而現在幾乎確定是癌症,所以對淑華而言,我深感抱歉跟心疼,她是這麼一個堅強、懂是的老婆,為了她,我要好好堅強下去。

家裏每個人都很忙,不想給人很多困擾,但事實上,困擾已然造成。


10/4 
昨天做完正子照影,早上醫生來抽骨髓跟血液,這樣應該要做的檢查都做了,接下來我該去哪裡治療或是再檢查呢?
昨天中午處長、副處長、科長、顏科長、顏阿姨有來看我,聽處長後來打電話給淑華,說他在樓梯遇到曹院長,院長說還好我發現的早,用一般化療就可以,這句話讓我想一整晚,我的想法是,如果院長敢這樣說,那應該有他的把握,我個人實在不想再去檢查浪費時間了,我只想把病治好,然而醫療誤診或是採取治療方式都會因經驗、技術而異,我該去台大或和信再看看嗎?

陳醫生說其實淋巴癌的分類跟療法幾乎都很確定,進行染色體檢驗的醫生也是三總的權威,陳醫生他也會跟曹院長討論,弟弟透過他同學問了陳醫生的背景,他是曹院長的學生,我昨晚想一整晚,跟淑華討論後,決定留在奇美接受治療。

昨晚伊峻跟梁學長陪我聊天,其實我很感謝我的親朋好友的支持,謝謝你們,我並沒有喪氣,正如同我跟淑華說的,我的感覺像是回到研究嗩吶時,正在接受一個挑戰,我相信我可以....

10/5
一早伊峻陪我去做人工血管手術,下午就要化療了,打的過程覺得還好,只是身上多了個東西要去上廁所很麻煩

人生啊!有很多不同的際遇,誰知道今天我會得淋巴癌呢?
感覺跟淑華、小孩一起上班才在幾天前,一瞬間我已經在醫院接受化療,然後不管工作的事情,茫然倒也還好,我很擔心伯釗接手我的工作會很幹,畢竟就突然間他必須接收我的工作,而年底正是忙碌之時。

10/6
昨天下午打了第一次的化療,顯然一些副作用隱隱約約可以感覺,包括頭痛,胃不舒服,但是還是要強破自己吃,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吐,一早去散了一下步,覺得散步要流汗很慢。

感覺越來越多人知道我得癌症的事情,我一定要撐住,畢竟這才是第一階段的療程而已。

果然,接近中午時,阿公、阿嬤、姑姑、舅舅們都來了,不例外的姑姑帶了他在賣的營養品,我一定會喝的,至少他們推薦的我都還能接受。

看得出來大家都想看看我到底怎麼了,總之,我很感謝老天給我這樣的家人。

下午做了鼻腔檢查,沒什麼事情,倒是在作皮膚切片檢查時,我竟然遇到高中同學林旻憲,他現在已經是奇美的皮膚科主任,歲月啊!就這樣流過,一開始他沒認出我,倒是我還記得他,當年都一起打桌球的樣子,十七年了,想不到相遇竟然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,不過也算是難得的緣份。

10/7
從凌晨一直吐到下午大約十多次,真是難受,連喉嚨都覺得出問題了,伊峻昨晚就這樣看我吐一整晚,他一定沒睡好,真是太感謝他了。

華今天白天請假,看到我吐她說很不忍,我也不想吐啊!更誇張的是我聞到立攝適就整個人不舒服。

下午情況好了些,華陪在我身旁,我就這樣靜靜的入睡了,有華在旁邊似乎都可以睡得很安心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